安云网 - AnYun.ORG | 专注于网络信息收集、网络数据分享、网络安全研究、网络各种猎奇八卦。
当前位置: 安云网 > 业界资讯 > 投了这么多,朱啸虎如何脱身?

投了这么多,朱啸虎如何脱身?

时间:2018-03-05来源:未知 作者:网络点击:
虎嗅注:共享单车的合并窗口目前已经关闭。对这个结果感到最黯然的,应该是“朱啸虎”这类机构投资人。没有腾讯、阿里这样的资金可以消耗,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在和创业者的谈判桌上讨到便宜。朱啸虎显然下了重注在“共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虎嗅注:共享单车的合并窗口目前已经关闭。对这个结果感到最黯然的,应该是“朱啸虎”这类机构投资人。没有腾讯、阿里这样的资金可以消耗,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在和创业者的谈判桌上讨到便宜。朱啸虎显然下了重注在“共享”这个赛道,这个“赛道”的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无明显壁垒,创业者只要愿意烧钱,就多少能提升市场份额。显然,被绑在战车上动弹不得的朱啸虎,现在必须得为自己的选择买单了。 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本文转载自《中国经营报》,作者:李昆昆


朱啸虎,这个投资风格如同其名的男人,一向简单、直接,从来不掩饰资本的本性。


这段时间以来,他不断发声称ofo和摩拜合并才是最好的选择。也是,投资的本质就是从并购、上市等手段中退出套现。


然而经过梳理发现,由朱啸虎执掌的金沙江创投,从2004年成立至今投资了200来个项目,但退出的项目连10个都够呛。


即便金沙江创投后来投了滴滴、饿了么、ofo、映客等所谓“风口上的”项目,但在目前看来,其退出套现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。朱啸虎能不着急么。


这届创始人不好管


ofo和摩拜这场仗打得遇到瓶颈了。


12月10日,摩拜单车董事长李斌在公开场合火药味十足地说,“补贴是互联网竞争的万恶之源”,“摩拜本来挺好,用户也挺开心,5毛钱一次,1块钱一次也没觉得是个事儿,突然有人不收钱了,你怎么办?这不是一个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。”钱烧得厉害,自身却无发展,投资人都坐不住了。


朱啸虎也觉出共享单车目前的状况不对劲儿了。


所以他在这个月初对媒体说,“大城市自行车已经饱和,双方的市场份额差距没有拉开,非常接近,现在再去拼价格战、拼资本的融资都没有意义了。”他还说,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。


而之前在被问到“谁合并谁”的问题时,朱啸虎直言:“这对资本来说并不重要。”赤裸裸暴露了对早点收钱脱身的渴望。


资本不愿意烧钱了,想让两家合并。然而两家创始人却并不甘心被并购。


比如,12月18日ofo创始人戴威说,“感谢资本助力企业快速发展,但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。”言外之意是,“还没打够呢”。后来朱啸虎怒了,在12月20日的一公开场合上直接开怼,说自己最讨厌“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创业者。”


而摩拜那边,CEO王晓峰和创始人胡玮炜此前也多次对媒体强调,称目前合并并无可能。


一个是年轻气盛、“认为自己什么都对”的90后创始人,一个是时下风头正劲的创业老司机李斌。都觉得自己公司不差,要让自己退居二位,把公司卖给对方,想必目前都不是很甘心。


而不合并则意味着无法垄断赚钱,可能更意味着无法上市,资本难以退出。


此外,还有件更闹心的事儿,小玩家哈罗单车不但没在三个月内被“清场”,反而在最近又宣布完成10亿人民币融资了。


共享“鸡肋”


朱啸虎真的可以称得上推动带有些许公益色彩的“共享经济”最给力的投资人了。他不但投了共享单车,还投了共享充电宝小电科技、共享衣橱衣二三。


只是投资共享单车套现都这般费劲,更不要说“要是能成王思聪就去吃翔”的共享充电宝,以及没听几个人用过的共享衣橱,恐怕退出不会比共享单车更容易。


尤其是在乐电、PP充电、河马充电、多啦衣梦、魔法衣橱、有衣等多个共享项目接连倒下之后,对于已入局的资本而言,共享充电宝和共享衣橱更像是“鸡肋”般的存在,“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”。


因为相对共享单车而言,共享充电宝是解决了用户急需,并非刚需。而共享衣橱的受众范围更小,这个时代,有几个女孩子会愿意买别人穿过的衣服。这两个项目被使用频次太低。


所以我们可以看到,共享充电宝和共享衣橱在发展了将近三年时间后,在朱啸虎等人的鼓吹、站台之下,并没有形成病毒式营销,产生大规模用户复制。


然而,这两个项目烧钱速度还挺快。


街电科技CEO就曾放豪言,称要在3个月内烧掉 1 亿元的融资。而共享衣橱多啦衣梦当时即便有8千万融资在手,也依旧没能抗住共享领域猛烈的“烧钱大战”。


用户需求不高,然而成本又太高,挣钱远远赶不上烧钱的速度。


对于这样两个发展缓慢的“鸡肋”项目,朱啸虎只能干耗着,等着那1%变局的机会出现。


心再大一点儿,干脆将此项目当作自己投资生涯中的炮灰了,反正将近95%的项目都没退出,不差这俩。


“金蝉脱壳”计划落空


映客被宣亚国际收购一案,可能就是如上述那1%的变局机会。


映客曾被朱啸虎视为最得意的投资案例之一。2015年底,朱啸虎和周亚辉投资映客时四处为其站台,天天讲直播是风口,甚至在映客陷入刷单丑闻时,朱啸虎还再为其辩解“以激励用户为目的的运营技巧”。


后来硬是讲出来一个万播大战。很快,流量大户陌陌、斗鱼、奇虎都快速切入了直播形态。


结果今年9月份,映客说自己要被宣亚国际收购了。然而备受争议的是,账面现金只有3.3亿的宣亚国际以向股东借款的方式,用28.95亿收购估值70亿的映客约48%股权,其中约21亿元借款来自映客的原股东,宣亚国际仅需付7.39亿。


业界将这事儿解读为“蛇吞象”、“左手倒右手”的资本游戏,还引发了监管层面的注意。今年9月份,深交所就对宣亚国际下达重组问询函,要求宣亚国际在9月10日回复。


于是宣亚国际在12月15日发公告说自己不买了。而这次重组方案的落空,意味着朱啸虎、周亚辉等人的“金蝉脱壳”计划又落空了。


因为从9月份公告来看,包括昆仑万维、多米在线、金沙江创投在内的投资方原本打算在映客此次收购案中退出。经计算,如果退出成功,累计可以套现25.5亿元。当然,现在来看,又是竹篮打水了。

此外,让朱啸虎一战成名,吹5年都不嫌烦的滴滴何时上市还是未知,更别说因为这块“烫手山芋”需要不断融资,如今金沙江创投的股权已被严重稀释到百分之零点几位数了。


2010年投资拉手网,但最终IPO计划流产,还因此低调了一段时间的事儿也不再赘述了。


投200来个项目,退出套现个位数,鼓吹出来的“风口”项目都这般境遇...


如此看来,风光无限的投资人可能过得也不容易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网立场
本文由 中国经营报© 授权 虎嗅网 发表,并经虎嗅网编辑。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(虎嗅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https://www.huxiu.com/article/227924.html
,,


from www.huxiu.com.

本文标题: 投了这么多,朱啸虎如何脱身? 网络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