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云网 - AnYun.ORG | 专注于网络信息收集、网络数据分享、网络安全研究、网络各种猎奇八卦。
当前位置: 安云网 > 娱乐八卦 > “来自东方的教训”:新英格兰杂志评说中国医生

“来自东方的教训”:新英格兰杂志评说中国医生

时间:2015-04-13来源: 作者:点击:
在实际操作中,政府控制的定价权真正能压低的,只剩下医生和护士的劳动力价格了。

本文来自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,作者:David Blumenthal,M.D., M.P.P., and William Hsiao, Ph.D.,原文标题:《来自东方的教训——中国医改困局》,华西张恒医生翻译,转自肿瘤资讯。虎嗅有删编。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译者按:近日,医学顶级期刊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在头版发表文章,称中国医生广泛缺乏professionalism(暂译为“专业主义精神”),并认为这是中国医疗困局的重大经验教训。面对如此批评,作为一名中国医生,我深感不安。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对我来说,professionalism的确是个新词。在西语中它包括以下内涵:specialized knowledge,competency,honesty and integrity,accountability,self-regulation,image。即:拥有专业知识,不寻求任何借口克服困难的能力,诚实和正直,勇于承担责任,在压力下自我调节且应对有道,穿着举止得体。回顾我的医学教育经历,的确没有一门专业课程系统讲授过这些内容,不禁让我额头冒汗。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同时,文章还对中国的医疗现状进行了不留情面的批评。或许一个外国人不能体察中国医生的辛酸,但或许“旁观者”的思路又可以为“当局者”提供些不一样启示。如今中国医患关系紧张,公众对医疗系统缺乏信任,绝不能简单指责某个群体(医生、病人、媒体……)“无良”,而放弃挖掘医改困境背后深层次的原因。医改问题涉及千家万户,即便是医生,也会退休,也会生病,也会面对病人当前面对的诸多困难。涉及切身利益的问题,谁都无法回避。 //ANYUN.ORG
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对许多国家来说,中国的医疗体系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缺乏参考价值。中国所处的地缘政治背景太特殊了:超过13亿人口,幅员辽阔,地域差距大,这个国家还正在从“第三世界”向“第一世界”快速的进展当中。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但是,上述第一印象可能是错的。 //ANYUN.ORG
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从1949年成立以来,中国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医疗体系改革实验,这些实验在许多方面都有指导意义。从中国的经验中我们获得的最有趣的教训之一就是:它提醒我们“医学专业主义精神”(medical professionalism)有多么重要;在别的国家这种精神已经牢牢建立并被视为理所当然。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因为中国的医疗体系的变化迅速且复杂,在这里简单回顾一下其历史是有必要的。自1949年以来中国医疗体系可被划分为四个阶段: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第一阶段是1949~1984,政府模仿其他国家(如苏联、东欧诸国)建立了全国性的医疗体系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ANYUN.ORG

政府拥有并运营所有医疗机构,所有从业人员都是政府雇员。这个阶段根本不需要医疗保险,因为所有的医疗服务都几乎免费。这一阶段中国的医疗体系取得了一项令人瞩目的成就:“社区卫生工作者”制度成功的在乡村一级社会提供了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(中国称之为“赤脚医生”制度)。1952~1982年,中国的婴儿死亡率从200‰下降至34‰,一些古老的传染病(如血吸虫病)被大规模消灭。 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从1984年开始进入第二阶段,紧跟着中国在经济领域激烈的改革,中国的医疗体系也开始全面转向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在邓小平领导下,中国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过渡。改革削减了政府对医疗体系的控制,政府向医院提供的资金支持锐减,许多卫生从业人员(包括赤脚医生)丧失了财政补贴。政府仍然拥有医院的产权,但是对医疗机构的行为则干预甚少。在一个缺乏规则的市场体系下,这些名义上的公立医院开始像逐利企业般行事,许多卫生从业人员变成了“私营企业主”,受雇于公立医院的医生如果为医院实现盈利,就可获得可观的奖金回馈。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当医疗行业内施行这种新经济规则时,医生该如何应对?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中国的医生们没有“专业主义精神”的历史和传统作为内心的支撑,也没有独立的行业协会可以去作为外部依靠。
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1949年以后,中国由一个儒家文化背景的乡土社会,变成一个共产主义价值观指导的社会,然后再变成一个“类市场化”的社会。有上千年历史的儒家文化预测不到一个现代的、独立的医学专业的出现;共产主义价值观则认为:医生是整个国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;而在“类市场化”的社会中,则各类思潮混杂。 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无论是想建立“医学专业主义精神”的规范和标准,还是想组织独立的民间行业协会,这三个阶段的主流价值观都没法给中国医生提供机会,更不用说任何外部支持了。实际上,在汉语里,就找不到一个可以与西方语义中“professionalism”相对应的汉语词汇。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在这一阶段中,政府只给一部分人提供医疗保险,私营的保险公司又根本不存在;致使大部分中国人没有医疗保险覆盖,这使得这次市场化医疗改革的实验造成的动荡更加剧烈。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在1999年,城市人口中49%有医保(主要是政府公务员、国企员工),9亿农村人口中仅7%有医保。如此,医患矛盾的对立双方就很清晰了:一方是严重缺乏医疗保险覆盖的病人,另一方是全神贯注于“创收入、图生存”的医院(医院这方还要加上并无“专业主义精神”的医疗从业人员)。实际上,普遍流行的新经济规则和激励机制,强烈鼓励医生像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企业主那般行事。

//ANYUN.ORG
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政府对医疗系统完全放开不插手了吗?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不!它还牢牢控制着一个要素:定价权。 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我们推测政府这么做最初的目的,是想通过压低价格,确保民众在缺乏医疗保险的条件下,也能获得最基本的医疗保障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政府控制的定价权真正能压低的,只剩下医生和护士的劳动力价格了。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与此对应的是,政府却给药品和技术设备相当“慷慨”的定价,例如高级影像学技术(与药品公司和设备供应商的公关能力和议价能力相比,医生和护士的议价能力实在是太低了)。政府这么做的直接结果是:医院和医疗从业者大量增加药物和顶级医疗设备的使用,推高了医疗服务的费用,却降低了医疗服务的质量,使没有医保的人看不起病。
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
//ANYUN.ORG

到90年代晚期,这种市场化改革实验导致了公众的愤怒,和对医院及医疗从业者的不信任,甚至还发展成广泛的、针对医生的暴力袭击。在一些不发达的农村地区,看不起病导致的不满,引发了公开的抗议。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
//ANYUN.ORG

于是在2003年,第三个阶段开始了 //ANYUN.ORG


//ANYUN.ORG

政府采取的第一步措施是开展一项医疗保险制度(译注: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),略微补贴农村人口的住院医疗开支。这项医保要求住院才能报销,这反映了当时住院费用昂贵,许多农村家庭因病致贫的现实。

//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但是,这种强调“住院”的思维也反映了政策制定者的局限性,他们并不理解:为了达到管理健康、治疗疾病且控制费用的目的,加强基层医疗才是关键环节。政策制定者的心思全被如何减轻昂贵的住院医疗费用所占据,没意识到真正重要的问题。 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ANYUN.ORG

最终,2003版医改也没能改善中国医疗体系困局,这个结果并不意外。 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中国医改第四个阶段从2008年开始 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政策制定者已经认识到:医疗保险体系和医院还要进行重大改革,否则会危及社会稳定。这一次,他们在官方口径上宣布放弃主要基于市场原则的医疗改革实验,并承诺到2020年时,可向全体民众提供能负担得起的基本医疗服务保障。 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截止2012年,政府补贴的医疗保险体系已经覆盖了95%的人口,尽管每次看病报销的比例仍然不高。政府还着手建立一套基层医疗系统,其中包括一个覆盖全国的社区诊所网络。 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2008年开始的这次医改还在进行当中,但许多问题已经开始涌现,并持续挑战医改领导层,“三级医院”(译注:一种中国医院特有的等级标志,代表较大的规模和较高的水准)是其中主要问题。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第一,许多名义上公立(但实质上利润驱动的)三级医院成功的抵制了最新的这次医改。这可能反映了一个现实:医院在中国政治体系中的博弈能量不容小觑。其结果可能导致:受到挫折的领导层可能再次转而寻求市场的力量,用以将上述“公立”医院拉回到设定的轨道中。2012年,领导层宣布他们拟邀请私人投资者加大投入,到2015年拥有至多20%的中国医院资产份额,增速为过去的2倍。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第二,在贫困农村和富裕地区之间仍然存在大量的不平等现象。

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第三,要在中国形成一个高质量、可信赖、专业化的医生群体,还非得做一番艰苦斗争不可。过去中国市场化导向的医改的一大遗产,就是公众普遍认为医生把自己经济福利置于病人的利益之上,要全面扭转这个观念并不容易。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中国医改的经验教训有哪些?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虽然中国的医疗体系仍处于迅速演变之中,它短短的历史已经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经验教训。

//安云网,anyun.org


//内容来自安云网

第一,在低收入国家(或者在高收入国家也一样),像中国“赤脚医生”那样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可以显著促进当地人口的健康水平。 //本文来自安云网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第二,主要依赖市场手段来筹措资金、引导医疗服务流向,会制造整个医疗体系的危机,必须三思而后行。不能否认政府的畸形价格管制导致了市场行为的扭曲,但这并不是中国医疗困局(医疗质量、看病难、看病贵等问题)的全部原因。 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:医疗领域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市场失灵领域。即使存在一个完全自由的医疗市场体系,医患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也使得病人难以作出一个合理的选择,而病人的信息不足可能被医生所利用。若因此而导致病人的脆弱、怨恨、和不信任,就可能成为社会不稳定的诱因。当病人再遭遇巨额医疗费用的时候,就会严重激化医患之间的矛盾——正如目前在中国发生的一样。 //copyright AnYun.ORG


//内容来自AnYun.ORG

第三,医生的专业主义精神,作为一个保障现代医疗体系有效运行的基石,没得到足够的重视。医生在受训阶段和执业阶段都应该加强职业规范教育,专业组织机构的存在可以加强这些规范的实施,仅这两条都还不能保证医生只会以他的病人利益至上、以公众利益至上。但反过来说,在一个广泛缺乏专业主义精神传统的社会中,想要形成一个让其领导层和公众都信赖的医护群体,真的是困难重重。 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ANYUN.ORG

最后,中国的医改经验显示,改革医疗保险体系,可能比改革医疗供应体系更容易;要创造一个有效的医疗体系,基本医疗的作用不容忽视。 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对中国医疗体系变革的历史回顾显示,其领导层曾犯下了一些错误,但他们也展现了灵活性和纠正错误时的果断。中国希望进行大规模医疗体系改革实验的意愿,使它成为值得持续观察的好样本。

//安云网咨询系统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