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这么理解90后的娱乐痛点、笑点、G点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娱乐八卦

节操精选:我这么理解90后的娱乐痛点、笑点、G点

擦,虎嗅难道没节操到卖头条?从标题到头图,一款非BAT出产甚至连明星创业公司都算不上的产品,“节操精选”,就这么堂而皇之登堂入室。
闪开!90后来了!从之前发表的脸萌创始人郭列专访(“好玩就是我们的情怀”)、到对亚文化的粗浅扫描,再到今天这篇,虎嗅会加大对近90后创业者、以及以90后为核心用户群的产品的关注力度。
一如既往,所有的报道——免。费。哒。(所有自认自己产品不输于脸萌、节操的近90后或90后创业者,来约我。[email protected]
回到节操。可能还有些人没太听说过“节操精选”这款小APP。先简单介绍下。在没有付费推广和爆发式增长的情况下,它上线半年已经拥有数百万用户,次日留存率在50%以上,80%以上是90后用户。“90后”是烙在节操精选身上的一个深刻符号。
图标是红色背景下粗体“节操!”,算不上精心设计的界面,用户间无法互相关注,打开后看到的内容通常是顶着“霸道总裁”、“帅cry惹”,“萌萌哒”标题的文字、图片或音频……颠倒的含义、充满吐槽、自黑和互黑精神,节操碎一地的风格……这就是节操精选。

我这么理解90后的娱乐痛点、笑点、G点

举一例,
“天生励志”(天生丽质),旧意是形容女性生来妩媚艳丽;新意是“形容某人长相丑陋,只能靠努力学习改变命运”;例句是“每当我学习不下去的时候,就会照照镜子,马上就有动力了,这就叫天生励志”——出自《节操词典》。
它的内容并非来自UGC,而走的是核心用户(或编辑)贡献内容路数(PGC)。像上面这个“节操词典”,就是由南大历史系在读女大学生姜茶茶创作并运营,它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和音频)常会和“尼玛情报科”、“人类吐槽中心”一起,出现在“节操精选”的首页上。

坐在东四地铁站旁边一个只容得下两桌人的咖啡馆里,虎嗅君采访了陈桦——一个清瘦的文艺女青年、近90后创业者(1988年出生)。陈口气很大:“求别和‘做段子’的比,要比就比小了,可以和****什么的比,我们要做成娱乐内容的分发+互动社交平台,哈哈。”
一个90前是如何围绕“90后”打造出一款目前看来还算受欢迎的产品?以下为陈桦口述:
我06年上传媒大学的本科,学数字媒体艺术。2010年保送了研究生,这个专业本来就很开放嘛,研究生期间基本没怎么上课,就都在创业。以前做独立制片人和国际项目比较多。我对人和人之间的互动,对每个人背后的故事有特别强的好奇心,包括我以前特别懒,不喜欢学英文,之所以英文好是和老外聊天聊出来的。
2012年研究生时期创业做声声(一个UGC音频社区)应该算是我第一次尽全力去创业。之前虽然也尝试组建团队做项目,但都失败了,那个时候也认识了我第一个投资人王利杰,给了不少建议。到做声声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写代码,就做了一个视频demo,他就觉得方向挺好的就投了;到后来做出产品demo,徐小平老师也来投了,那时声声还没有上线;现在转型做节操,王啸老师投了。其实回头看还挺幸运的,一路走过来,学生时代的创业很容易夭折,也有很多人会说女性创业者有弱势。但我觉得其实还好,女性创业者有很多人愿意帮忙。

项目缘起
“声声”现在已经死了。当时有人说声声有点儿像语音的知乎,只不过是糗百风格的,比较偏娱乐、轻松。但音频+UGC是有瓶颈的,因为声音本身无法预览,这个媒介形式决定了用户对这个声音的内容质量要求会很高。如果我不好玩儿的话,即便你只有几十秒时间,但是你也会觉得很无聊——声音UGC的消费者希望有意思,但是内容的贡献者他希望内容被大量消费,这就会产生矛盾。
另一方面,我们当时的定位也有问题。目标用户不是面向年轻人,定位也瞄准“中高端”,完全不接地气。原来我们觉得用户可能喜欢ABCDE,后来发现“**,他都不喜欢”,点击率高的就是那些(泛娱乐内容),然后就觉得创业不能陷在自己的乌托邦里面,这个世界有贪嗔痴,你不能只做高大上的东西。
从声声得到教训后,我们就想转型做比较贴近用户需求的产品,所以节操做的是以PGC为主,是邀请制。邀请对象有团队也有个人,有一些就是微博、微信、人人上看到的一些有娱乐精神的段子手。我们会让用户对我们有所预期,就是我们一打开都是好玩的东西,这是我们第一步的策略。再下一步我们才想会更多的开放内容的生产和制作,可能也会有比较多的用户贡献的内容。包括我们将来想从这些数据中抽象出来不一样的价值,比如建立一个90后、95后、00后在泛娱乐领域的兴趣喜好模型,这也是节操精选未来的核心竞争力。
节操的团队目前全职的有12人,其中有一部分是声声留下来的。年龄也分几波,有一拨是83、84的;有一拨是90年左右的,是老中青搭配,老可能是投资人,中的话就是关键岗位还是要用有一定行业经验的,像运营的话主要就是90后,他们不一定每一个都是最top的,但一定是有互联网娱乐精神和“网感”的,必须知道90后的笑点在哪里。
其实很多事情是相通的吧,比如你做制片人,可能一个演员没有档期,你可能会让那个演员推荐其他很多跟他一样的优秀的演员,能够available的。我们自己也是一样,创业可能一个技术不合适,一个投资人不合适或者一个合作伙伴不合适,那要通过人去认识人,要很快去打开自己的关系网。我之前在科技圈一个人都不认识,到现在大家关系还挺好。
90后喜欢什么调调?
节操就想做两件事:一个是面向年轻人的娱乐内容的分发,我要做入口,因为娱乐内容是多样化的,而流量越来越贵。大学生一个月1、2千的生活费,大部分都花在吃喝玩乐,而玩乐会越来越向线上转移;二是我们要做游戏化的互动和社交,基于内容去做互动。
很多人觉得90后好像很难理解,他们好像是跟我们(注:80后、70后等)不同的思维方式。其实90后是一个更好的用户群体:他们大部分构成主体就是大学生和中学生,生活场景和喜好更单纯,产品更容易戳到他们的痛点;而且他们在网络上非常活跃,乐于接受前沿文化,在网络中影响力有非常大,可以起到辐射作用。除了通过运营走到90后之中接触他们;我们也会从全站多维度的数据,包括点击、收藏、分享等来看90后喜欢什么。
我觉得这代人最明显的特征就是:个性化。而且我这么说,一定会有90后站出来说“这不是我”,因为他们不愿意被代表。
包括自黑、吐槽、互黑也是很明显的表现:比高富帅说自己是屌丝,学霸说自己是学渣,很多人明明已经很瘦了还要说自己太胖了,要减肥。其实很明显的文化现象,你要去想他说这句话,内心里的OS到底是什么东西,其实他还是希望收到认可,存在感对这代人来讲还是一个很明显的现象。90后“一定不会说自己脑残”、“一定不会说自己的文化是亚文化”。
第二点是恶搞的精神。我今天没带电脑,那上面贴着肯德基和麦当劳接吻、超人和蝙蝠侠接吻,这种颠覆传统形象的事情他们也很喜欢做。
还有一个就是瞬间快感。娱乐会越来越快消化,比如flappy bird很火,其实受虐也是一种反馈,而这一类的游戏可以马上给你反馈和结果。其实娱乐也是,用户只期望能够瞬间戳到我的笑点槽点或者是痛点G点……不然我就不想看。
以前我们做产品,会比较在意这个按钮是摆在着还是摆在那儿,怎么设计交互才会比较好,但是后来发现这些根本不重要,90后的用户根本不care,他就care两点:一是这里面的内容有没有意思,二是这里面的人有没有意思。
他也不会说这个时段我要看一段视频、听一段音频或是看一篇文字,他只会说:“我现在要找一点乐子”。
所以富媒体的娱乐形态会是一种趋势;另一方面,我们需要找到用户能高频度打开的刚需,什么内容在上厕所、吃饭的时候随时都可以看——但色情肯定不是(曾经我们可能还会放一些美女图,但现在真的连美女图都没有了),基于娱乐内容的消费才是高频度的刚需。
也会有人问我,如果今天的90后长大了毕业了,会不会就变了不喜欢节操了?我会觉得比如有人英文可以很好是学霸,但他去美国一样听不懂美国人讲的笑话,因为文化背景不一样;那同样的就是,90后的文化背景、价值观、社会的大环境其实是相似的。那这一代人在成长,但他们也有自己童年时代的语境和文化,这些东西是不变的,我们会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成长。我们会做一个年轻人在泛娱乐领域的产品。
(虎嗅评:虽然陈桦强调节操精选里的内容是基于娱乐需求而非色情,但这并不妨碍“性暗示”成为他们宣传中的噱头(比如飞机杯)。)
不断在“熊孩子堆儿”里搞活动
节操第一批用户就是从各大应用市场上得到的。我们发现“节操”这两个字击中了很多少男少女的心,从下载到激活的转换率很高,因为如果看不懂什么叫“节操”他就不会去;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用户的口碑传播和分享,我们最早的时候就做了分享到各种渠道的,发现用户们通常会分享给熟人,反而分享到微博的非常非常少,所以分享带来的用户质量也很高。
对90后的用户,我希望能引领他们的娱乐口味。除了找到更多先锋的内容贡献者以外,我们也会刻意去做一些活动,让我们在“熊孩子们”心里能更加与众不同。
比如愚人节,我们去找豌豆荚一起做活动,一等奖二等奖都是一般奖品,但三等奖(普奖)是海天盛宴的视频——这个视频是恶搞的。进去就是完全是黑,字幕是:“小编带着很紧张的心情终于采编到了海天盛宴的现场。”然后过了很久说:“哎呀我镜头盖没有开,现在我打开了。”其实画面还是黑的,就字幕在那儿说:“哎呀你有没有看到几个男女在那儿什么什么的”——其实都是搞笑的嘛。 
后来和春水堂合作的“节操杯”(虎嗅注:飞*杯,虎嗅某同事已经被寄了三个),也还挺受欢迎的。另外像我们曾经做了一个活动贴,让用户在评论里发biu~就象征#撸了一发#,没想到用户biu的多了,别的用户也跟着biu,结果好多biu哈哈哈……
节操上线很早的时候,就和不少电影有合作,比如《等风来》、《安德的游戏》、《大闹天宫》、《催眠大师》等,很多电影片尾和首映礼都有我们的logo露出,还有吉克隽逸演唱会,都是资源置换的形式。大家会觉得“节操”两个字挺有意思的,比较认同我们是90后文化的一个符号,有创造力——我们也愿意和这些异业公司合作,就觉得他们很hot,节操也很hot,年轻人很喜欢。
 
现在节操的APP里用户还不能相互关注,但这不影响他们每天他们在微信群、QQ群和APP里面聊天。过年的时候给我们微信粉丝群里发红包,暴露了我的身份,他们就叫我“节操姐”,我每天都发“么么哒”,他们就很开心。我觉得这里面也会诞生出一些“有意思的小族群、部落和新的语言形态”。他们也会有给我送礼物的,有两个人给我送内衣的,还会问我“舒不舒服”,还有寄鲜花的,有寄进口糖果的;我也会给他们寄明信片、发福利什么的。
我真的好爱他们啊,一帮熊孩子。
后记
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说,节操的界面确实太过简单,只有不断下沉的信息流,普通用户能做的就是看、评论和分享。但或许也是因为没有多余的入口,如同陈桦所说,无论是吐槽也好、互黑也罢,节操总能让人在最无聊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找些乐子,获取信息的门槛非常低;陈桦说她觉得在互联网时代根本不考虑内容独占,因此鼓励用户把内容分享出去。比如“热门文章榜”上的内容,就需要分享后才能查看,也顺带给节操增加用户。
另一方面,节操确实虽然强调着90后的个性化和爱玩儿的个性,却由于声声的前车之鉴对UGC的内容慎之又慎。以致从表面上看,节操精选中的用户互动显得并不太积极。对此,陈桦解释说,下一步,她除了要逐步放开UGC外,下一步是在自己的平台上加强用户互动。陈表示,“节操是一个暖了的场子,大家很容易基于这里面已有的内容聊起来,它不需要破冰。”
从对节操精选的天使投资人,九合创投CEO王啸采访中,我们了解到,“接地气”+“90后”实际上并不是节操精选同时产生的策略,节操实际上经历过一个提炼转变的过程。王啸如此点评“节操”:
我在陈桦做“声声”时期就认识她,但当时觉得声声没什么意思。因为声声太小资——小众的东西在中国做,没太大需求。
之所以会觉得“节操精选”比较有意思,是因为它符合我对智能手机市场的判断:中国有大量二三线城市的人群,他们的娱乐手段和方式非常单一。智能手机给了他们一个渠道和机会,改变他们现有的娱乐方式。
其实节操精选一开始的路线是先做“屌丝”市场,“90后”是他们后来逐渐提取出来的概念,但是我觉得这条路也没错。因为年轻人对娱乐的需求程度本身会比年长的人更高,瞄准这个市场是没有问题的。
节操精选完全靠用户自然增长,目前的增长速度还是不错的,但我希望他们能尽快做到100多万日活。从满足娱乐需求的角度来说,我觉得漫画领域或许也能生长出有很强烈的需求和人群的应用。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